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静思居

探索信息科技在教育中的应用

 
 
 

日志

 
 

中国,甚至亚洲的经济学,无法被世界顶级经济学术界认可的关键原因  

2015-06-09 01:08:24|  分类: 经济学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根据我对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得奖原因的观察,发现他们的成果具有一个共性,对自己研究的经济领域都有定量的分析,由于定量的分析,诺贝尔奖评审委员会的委员们才认定候选人的成果严谨可靠,具有说服力。

但是根据中国的政治制度,我们看到虽然中国是一个广阔的经济实验场,这片大地上充满了各种各样的经济现象,但是中国的经济问题,特别是古代中国经济是难以定量地去分析的。原因在于中国并不是一个精确的社会,我们的文化讲究和谐礼仪(民与民、官与官之间)和官阶等级(官与民之间),我们的官方宣传文化里宣扬儒家的重义轻利。皇帝把百姓划分为士农工商4个等级,商人靠低价进货高价出售赚取差价,最需要精确计量,但是在官方的强势文化宣传下,商人们被扣上奸商、无商不奸的帽子,受百姓鄙视,受到许多朝廷规范的束缚,皇帝、官员、士绅和读书人满口仁义道德,轻视商人,连带地轻视精确的文化。在这种文化下,对于平等的同阶级,我们用情谊、关系联系在一起,并不敢把个人利益算得清楚明白,否则就会被扣上重利轻义的标签而被小圈子所唾弃;对于上下的异阶级,上级用三纲五常的说辞和暴力来束缚老百姓的言行举止,于是百姓就无力与上级对税收徭役的数量进行精确地事前规定,由于上级在收税时,存在火耗、水耗、虫鼠损耗和其它交易成本,导致百姓光上缴朝廷规定的粮银还不够,还要根据直属上级的地方规定缴纳多出的苛捐杂税,几乎没有百姓能够改变,多缴的杂税浮耗具体是多少完全由官吏们说了算,几年变一次,百姓无法讨价还价。道德说教凌驾于百姓利益之上,皇权凌驾于公平交易之上,政治凌驾于经济之上,产权不精确,只有权力序列清晰(在中国,公共活动中给官员排座次,介绍时官员的介绍顺序,宴会上的座位安排是一种学问)。在这种情况下,人们更注重官阶大小和人情关系,至于生意场上的精确却没有兴盛的土壤,工匠们的精确只存在于工匠内部,并未受到全社会的认同和尊重,古代社会认同尊重的是科举取仕中规定的考点内容:四书五经朱熹编的参考书八股文格式满分作文训练,包括工匠的精确和商人的精确被认定为是下品: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四书五经和八股文作文训练中缺少精确,自然而然地,研究古代、乃至近代经济史,难以精确地计量。

所以中国的经济研究核心在于厘清官场中每一级与其它级之间的上下、归属、制约、人情关系。包括皇帝、皇子(特别是太子)、后宫(特别是皇后与皇贵妃)、外戚、太监(特别是司礼监掌印太监、秉笔太监和东厂提督)亲王、中央高官、普通京官、京城部吏、封疆大吏、地方二级以下各级官僚、幕僚师爷、书吏衙役、血亲、姻亲、门生座主、监察言官、统帅(禁军统帅)、边将(节度使/藩镇)、士绅耆老、退休官员、百姓、讼师、监生/秀才、商贾(特别是盐商、茶商、布商、当铺和边境通商:例如广州十三洋行)厘清皇帝、三省、中书门下省、三司、内阁、军机处、吏户礼兵刑工六部、节度使/刺史、总督、巡抚(抚台)、藩司/布政使、臬司(台)/提督、学政(台)、道台、知府、直隶州知州、属州知州、知县、百姓、钦差、言官御史的权力统御、制约关系。摸清合法伤害权合理赐利权对权力金字塔下各级人员的行为影响。

我注意到:到目前为止,除了印度人阿马蒂亚·森外,诺贝尔经济学奖没有亚洲人,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在于亚洲是一个基于权力的等级社会,社会通常依靠权力官阶进行弱肉强食强对弱通常不需要讲精确,而弱对强也无力要求精确。在一个政治强于经济的亚洲诸国,统治者只会做一件事:尽可能多地压榨被统治者-百姓。但这件事却有不同的程度,不同的程度带来不同的结果:如果适度压榨,那么人民通常安分守己,逆来顺受,因坐稳了奴隶而安居乐业;如果过度压榨,盘剥无度,加上一些外部事件的冲击(晋末/辽末/金末/宋末游牧民族的崛起、秦末/隋末/元末大型公共工程(阿房宫始皇陵万里长城/开凿运河+攻打高句丽/治理黄河)导致的民怨沸腾、明末满洲的崛起和李自成的农民军、清末欧美为了开国通商船炮入侵),百姓想做奴隶而不得,就会揭竿而起为生存而反抗,那么统治者的政权就会垮台,进入农民起义与外族入侵交织或交替的王朝更替循环中。在政治强于经济的亚洲诸国,只有两个指标是需要精确的,一为压榨的最大值,或者说人民容忍不公平的极限值,因为一旦超过,农民就会爆发;二为官府的暴力值,如果官府有足够强大的军队-合法暴力,那么哪怕人民忍无可忍愤而起义推翻刁官,也会因为良民的暴力值弱于朝廷军队而被剿杀殆尽。这两个指标的精确对王朝的延续具有无比重要的意义,这两个指标的目的在于让王朝的统治时间更长久,但是对于经济研究没有什么意义。在中国经济研究远远不如官场研究热门。官场研究,研究的是权力运行的机制、潜规则和厚黑学的运用、人情关系圈子的运作、领导人的思想,观念,喜好,需求,执政理念,这也导致经济研究经常会变成商人研究如何与官员联络感情、建立关系的持久经营,商人们的揣摩如何与党员干部勾结以及对政治风向+腐败风险+法律效力的研究。

反观欧洲和美国,进入资本主义社会后,欧美诸国是一个基于政府、经济、科技、法律、民间组织互相制衡的平衡社会,所以无法依靠权力官阶进行资源的垄断、掠夺和通吃。政府为了选票,需要和各方力量进行谈判,做出让步和妥协,由此形成了虽具体的政治经济体制各有不同,但总体的政治经济体制又大致相同的宏观环境,三权分立、多党投票竞选、政府少干预、自由主义市场共同造就了虽然各方力量有强有弱,但没有一方可以一家独大,而是各种力量互相制衡的大环境。而这, 是要获得精确研究、定量分析经济现象的关键,的基础。

中国经济问题难以精确,中国统治文化缺乏数目字管理,几乎无法对经济现象进行定量分析,是中国大地上的经济学无法被世界顶级经济学术界认可的关键原因。

  评论这张
 
阅读(10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